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云南白癜风是否传染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0:27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云南白癜风是否传染,桦南白癜风医院,清镇白癜风医院,全面出击预防白癜风,北京治疗白癜风定点医院,海南能否治白癜风,云南能不能治愈白癜风

1934年,江苏省委连遭破坏。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之下,许包野临危受命,担任江苏省委书记,重建江苏省委。许包野毕业于德国名校哥廷根大学,曾先后获得两个哲学博士学位。在当时的国内,要找一个好的工作、一个好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,都是非常轻松的事情,但他没有这样做,在白色恐怖下环境异常艰险,依然选择了继续革命的道路,直至生命的尽头。

一、追寻新知,远赴重洋

1900年5月,许包野出生于泰国一个华侨家庭,7岁回到祖国。1919年上半年,许包野在澄海县立中学毕业。时值五四运动兴起,他毅然投考蔡元培为会长的“华法教育会”组织的赴法勤工俭学,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被录取。1920年4月,他辞别父母妻子,到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学习哲学和法律。

这年冬,他写信给暹罗(今泰国)的父亲,告之法国社会动荡,法郎贬值,生活费用太高,而德国的生活费用较低,科学发达,打算转到德国留学,请求父亲寄给2000块银元,作为转学的准备。父亲设法筹措,满足了他的要求。第二年,他便从法国转到德国的哥丁根,进入哥丁根大学继续攻读哲学与社会科学,并学习了军事学。

哥丁根大学,全称格奥格-奥古斯特-哥丁根大学,始建于1734年,于1737年向公众开放。在全球高校排名中名列第五位。许多诺贝尔奖得主及政要毕业于此,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也在哥丁根大学读取了哲学博士学位。1935年,当24岁的季羡林先生踏入这所学校的时候,许包野已经为中国革命奉献了生命。

在哥丁根大学学习期间,许包野结识了时任滇军旅长,已被周恩来介绍加入共产党的朱德。留德期间,年青的许包野如饥似渴地自学马克思主义书籍,研究马克思的哲学思想,认真探索革命真理,并积极参加中共旅欧支部组织的革命活动。这时,他已将自身之幸福之自由,与国家之幸福之自由结合起来了。在他写给妻子的一封信中,他这样说道:

“……我的思想是要彻底些,所以我爱自由,所以我也希望他人自由……”

1923年,经朱德介绍,许包野加入中国共产党,成为旅欧支部的一名先锋战士。

1925年6月,五卅运动的消息传到德国。中共旅欧支部立即动员全体党员,全力以赴,组织广大旅欧华人,反对帝国主义镇压中国革命,声援国内五卅运动。许包野响应号召,积极投入运动。他在朱德的带领下,同旅德的中共党员,到一些城市和工业区讲演,组织中国留学生和侨民举行示威集会。6月19日晚,在柏林陶乐珊中学举行集会时,朱德和许包野等40余名中国革命者被德国当局逮捕。3天后,在德国共产党的营救下,他们全部被释放。不久,许包野被驱逐出境。离开德国前,他获得了奥古斯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。1925年下半年,许包野来到奥地利维也纳,继续学习哲学,并在此也取得了博士学位。

1926年,中共党组织安排许包野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任教,期间并兼任过地方法官。许包野在莫斯科任教五年,不遗余力地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努力工作,培养了许多革命干部,曾任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的黄励、曾任江苏省委宣传部长的陈原道,当时都是许包野的学生。

许包野在国外学习和工作长达11年之久,除了英国之外,几乎游历过所有的西欧国家,精通法、德、意、俄、奥、西班牙等6国文字。他在莫斯科拥有稳定的职业,良好的收入和较高的社会地位,但他却无时无刻不记挂着自己灾难深重的祖国。

二、毅然归国,传播真理

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许包野申请回国工作。此时的中国,正处于白色恐怖的笼罩之下。许包野入境后即被特务盯上,几经波折才于年底回到了阔别12年的家乡。在家仅住10天,又辞别家人绕道香港、新加坡,于1932年3月到厦门找到在厦门搞地下革命工作的二弟许泽藻,继续走上革命之路。

许包野归国后做了大量工作,他的机智、冷静、沉着,使他在波涛暗涌的革命斗争中躲过许多暗礁,为革命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1932年10月,许包野任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,化名阿宝、宝霞。在领导革命斗争之外,许包野也十分重视党的宣传工作和理论建设,亲自领导厦门文化协会,秘密出版《发动机》《舰》《战斗》《舵》《实话报》《青工画报》《街头号外》和《鹭华》等刊物,恢复《群众报》,把中央文件编成《革命丛书》,引导党员群众学习马列主义理论。许包野在工作中也抓住一切机会与同志分享知识,深入浅出的传播真理。

当时许包野的秘书,后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党委书记的谢飞回忆说:

包野经常跟我们说,只要正确掌握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原理,对于事物的认识就有正确的方法和科学的依据,而正确认识也不是一次就能完成,是要经过多次的反复的实践才能完成。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立场、观点、方法,运用它去观察、研究、探讨某种事物,也是要经过多次实践才能得到科学的依据。一切事物都是有矛盾 的,即对立的统一,而且统一是相对的,矛盾的斗争是绝对的。……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东西,但有相对的绝对的东西。……许包野不仅对哲学理论有过系统的研究和深刻理解,对经济学也有一定的水平。一次有个同志问他:为什么外国人能造出许多现代化的东西,我们中国为什么造不出来?包野说:那是由于那些国家是资本主义制度,鼓励发展经济,生产发展了,资本家便可以剥削更多的剩余价值,资本家称之为利润。资本家为了得到更多利润,便要生产许多现代化的商品。而中国是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,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,造成经济落后。又有一次包野对我说:各个国家的商品,在它本国出卖比在外国卖还贵些。我当时很不理解。我说:在本国卖应当是更便宜些,因为不需要很多运费。包野说:资本主义各国的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很激烈,价格高了卖不出去,价格便宜才能卖出更多,对资本家有利,他们可以得到更多利润。在竞争中,大资本压倒小资本,大资本便垄断市场了。这次谈话,是包野同志给我上了一次经济学课,对我教育是大的。……包野有高度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。他对我说过:中国人不但不比外国人笨,而且比外国人更聪明些。中国人过去也有不少发明创造,外国人还不会制造的东西,中国人已经会制造了。外国人能学到的,中国人都能学到;外国人做得到的,中国人也能做到,而且还能做得更好。中国工业不发达是因为封建制度时间太长,尤其是受帝国主义侵略之后,中国更穷了,更显得落后了。中国革命胜利之后,中国经济、文化的发展会比资本主义更快。”

70多年前许包野的论断,今日已经全部得到了事实的证明。

1934年5月,叛徒周剑津(原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宣传部长)从福州窜到厦门。由于福州党组织受到了破坏,他逃来厦门寻找组织关系,要求与许包野会面。许感到周此时到来事有蹊跷,嘱咐与其接触的同志,要周剑津详细汇报三点问题:一、福州地下党组织为什么被破坏?二、周剑津为什么得以逃跑及其如何逃脱的经过?三、他来厦门干什么?然后才与其见面。过了3天,周剑津见诱捕不到许包野,便迫不及待地带领敌人破坏了地下团秘书处和印刷处,终于暴露其叛徒面目。由于许包野的警惕,使党组织避免了一次重大破坏。

三、调任江苏,机智应敌

1934年,江苏省委连遭破坏。3月,江苏省委宣传部长李默农、省委书记孔二、省委组织部长李抱一先后被捕。6月,中共上海中央局、江苏省委和全总党团机关遭重大破坏,中央局书记李竹声、江苏省委临时书记赵立人、全总党团书记袁孟超等重要干部被捕,李竹声、赵立人随后叛变。

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之下,许包野于1934年7月调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,化名保尔,在原江苏省委常委、秘书长杨光华的帮助下,建立新的省委。为防止叛徒和内奸的破坏,许包野在江苏省委实行了“—个人只知道—个地方”的严密组织措施。

新省委建立不久,敌人就企图通过叛徒龚某诱捕许包野和杨光华。此时,中央局已经对龚某有所怀疑,叮嘱杨光华和许包野加强江苏省委工作的警惕性。拥有丰富地下斗争经验的许包野和杨光华镇定地与龚某周旋,机智地避开了敌人的圈套。随着龚某的表现越来越反常,上海中央局觉察到问题严重,严密监视了龚某的行踪,证实了龚某的叛变。中央局要求许包野、杨光华配合“中央特科”的“红色保卫队”除掉这个叛徒。

许包野和杨光华接到任务后,和红色保卫队的队员们一起拟定了一个详细的锄奸计划,称中央局要派人与龚某接头,让他到公共租界四马路昼锦里37号谦吉旅馆开一个单人房间守候,使用姓名为“熊国华”。9月16日晚上,旅馆来了两个人,声称是“熊国华”的朋友,通过登记簿,得知他所住的是二楼34号房间。敲开门后,来人立即朝“熊国华”连发数枪,随即撤离现场。但是龚某虽身中三枪,却并未伤及要害,被国民党当局送往仁济医院抢救后,竟逐渐脱离了危险。许包野得知锄奸计划失败很是着急,此时龚某已处于国民党的严密保护之下,再次实施刺杀是十分危险的。但是龚某知道上海中央局和江苏省委太多秘密,一旦恢复意识,上海中央局和江苏省委都将面临被再次破坏的危险。许包野和红色保卫队的队员们经过反复讨论和侦查,冒着极大的危险毅然决定再次实施锄奸行动。

9月26日下午,红色保卫队队员4人走进仁济医院大门,迅速控制了门卫,飞奔至“熊国华”的病房,连开数枪将其当场击毙,并随后顺利脱身。“熊国华”被刺杀事件轰动了大上海,对党内的叛徒们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,打击了国民党特务们嚣张气焰,也坚定了进步群众的革命信心。

10月,许包野化名老刘调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。是时,红军开始长征,白区中共党组织的工作处于极端困难时期,许包野不畏艰难,努力恢复、发展党的力量,开展秘密工作,并发展武装队伍,准备武装暴动。

1935年2月19日下午,许包野到省委宣传部长张国诚(化名老王)的住处等待党中央派来接头的交通员。当时,张国诚发现接头地点有陌生人,意识到情况有变,通知许包野赶快从后院走。许包野从后院走脱,张国诚与另一名党员小叶从前门走出时被国民党特务捕获。许包野没有返回原来住处,立即通知有关同志转移。

20日晚,因叛徒的出卖,许包野被捕了,被关押在开封的监狱中,不久又被转移到了南京的国民党特种监狱监禁。无论是在开封还是在南京的狱中,敌人都对许包野施行了野蛮而残酷的刑罚,经常将他折磨得昏死过去,但是许包野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气节,闭口不语,一直跟敌人斗争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,终因伤势过重,牺牲在南京狱中。(杨溯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琼结白癜风医院